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小夫妻去成都旅游,误入“莎莎”舞厅,全场关灯后妻子被占大便宜

时间:05-03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19

小夫妻去成都旅游,误入“莎莎”舞厅,全场关灯后妻子被占大便宜

五一的时候,我和妻子苏馨去成都旅游,办好入住手续已是晚上。但我俩都不想那么早睡觉,酒店旁边有一个“莎莎舞厅”,于是决定去舞厅玩玩。进去后发现舞厅很大,墙上挂着告示:严禁卖淫嫖娼!在舞厅的角落有几排座椅,坐着很多衣着性感的年轻女人。问了服务员才知道那是陪舞,20块钱可以陪跳一首歌。我和妻子随便找了个卡座,各自点了酒,刚坐下没几分钟,就有妖艳舞女向我走来,问我要不要跳舞。那女人的裙子短的,连屁股都包不住,屁股蛋露了一半。我下意识看了一眼妻子,摸了摸鼻子拒绝了她。舞女扭着腰肢走了,苏馨钻进我怀里,趴在我耳边亲了一口,但又忍不住吃吃坏笑。她问我要不要去试试,这可是难得光明正大抱着别的女人跳舞机会,难道我就一点不心动?我刚准备回话,一个高大的帅哥走到我们面前,向苏馨邀舞。妻子千娇百媚地看了我一眼,眼里意味不明,欣然答允了帅哥邀请,搭着他的精壮手臂迈步走进舞池。看着苏馨和那帅哥翩翩起舞,我气得牙直痒痒。虽然知道苏馨是个古灵精怪有点调皮的女人,但看到这个画面,多少还是有点纠结的。我心想,她一定是故意引我吃醋。就在我死命盯着那帅哥,看他的手有没有不老实的时候,又有一个穿着红色吊带短裙的美女邀我跳舞。我看着这个女人,不由得愣住了。我的妻子很漂亮,但是她是属于精巧可爱的那种类型,平时喜欢扎很青春的高马尾或者羊角辫,俏皮爱玩。而面前这个女人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情。她有着一头法式波浪卷,脸蛋精致,前凸后翘,踩着黑色高跟鞋又有这成熟女人的韵味,是性感到极致的御姐。我想到苏馨既然都支持我和别的女人跳舞,而且她和别的男人在我面前玩乐,我还在这犹豫矫情什么?另一方面我暗想着进到舞池可以近距离观察妻子,不用被来来往往的人阻挡了我盯人的视线。短暂权衡后,我搂着美女进了舞池。不料刚进舞池,还没等我来到妻子身边,就听见dj突然高喊一声,“激情一刻,快乐十分!”紧接着舞厅的灯全灭,顿时伸手不见五指。全场的男男女女们先是惊呼一声,紧接着就是群魔乱舞,他们拥吻在一起,各种不堪入耳的声音纷纷响起。我急忙要往妻子身边挤去,但周围的人实在太多,尤其是在这黑暗环境,他们似乎放飞了自我,每个人的手都在到处乱摸。胡乱中我也不知道摸错了多少人,耳边全是男男女女发出的呻吟。等灯亮的时候,已经是十分钟过去了。我四处寻找妻子的身影,好不容易才发现那个帅哥拉着她的手,从一个有点隐蔽的角落里走出来。我急忙跑了过去,把妻子带回卡座,问她刚刚有没有什么不妥。妻子表现得有点慌张,抿了抿嘴唇,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拿张纸擦了擦嘴。又和服务生要了杯柠檬水漱了漱口,然后才嘟了嘟嘴说没事。原来,刚才关灯的时候苏馨被吓了一跳,周围好多双手同时伸到她身上占便宜。但帅哥当机立断拉她去了角落,躲开了那些流氓。妻子偷偷地掀起领口给我看了一下,那上面有不少红痕,一看就是被人掐红的,可想而知那些人当时多么用力。我看得心疼极了,心里又气又恼,暗恨无比。就在这时,那个帅哥和刚才邀我跳舞的美女一起过来了。经过介绍,我们这才知道原来他俩是夫妻,男的叫黄雷,女的叫程玥,也是来成都旅游的。由于已经相识了,我们就一起坐下来聊天。他们竟然和我们住同一个酒店,而且订的还是我们隔壁房间。我好奇地问他们怎么做到玩得那么开的。他们笑了笑说二人都是舞蹈老师,平时没少来舞厅玩,有的时候还到舞厅来接单工作,所以彼此见到对方和别人跳舞也不觉得有什么大碍。程玥说话的时候我一直没能把眼睛从她脸上移开。她翘着优雅的二郎腿,看起来既随意又妩媚,胸前饱满透漏着她成熟女人的秘密,举手投足散发的女人味十足。程玥实在是太漂亮了。等我回过神来,看着婚后仍然俏丽的妻子,心说我娶的也不差,不用羡慕人家的。我感谢黄雷刚才保护了妻子,请二人喝酒。酒过三巡,相逢恨晚,虽然我酒量一般般,但还是频繁举杯,却因为开心喝得烂醉。一边听着他们三个人聊天,一边趴在桌边闭目醒酒。就在我突然觉察到黄雷似乎有一会没说话时,不经意的睁开眼,我恍然间看到坐在我对面的黄雷正伸手在苏馨的腿上揉捏。我一个警醒,想要弹射起身,但酒精作用下我的身体有点不受控制。等我站起身子,定眼望去的时候,妻子腿上的手又不见了,三个人奇怪地看着我,我只好尴尬地摇摇头说腿抽筋了。我重新趴回桌上,心下疑窦丛生,但看着苏馨俏皮可爱毫无异常,我又怀疑自己眼花了。黄雷问我还能不能喝,我下意识回答不醉不休,下一秒钟,苏馨已经把满满一杯威士忌放到我的眼前。我苦笑着把酒吞进肚里。过了一会,DJ换了一个热情的音乐,黄雷再次向苏馨邀舞,苏馨欢快答应了。苏馨扭过头看到程玥正捂嘴笑,也不知道她咋想的,一下把程玥推到我怀里,“我陪你老公跳舞,那你就要好好陪陪我老公。”我和程玥相视无奈一笑,我伸手也拉着她进了舞池,程玥伸手搭上我的肩,而后示意我把手搭在她的腰上。程玥的腰细得惊人,盈盈一握绰绰有余。近距离观察,我才发现她的皮肤很好,一定没少被滋润。程玥似乎被我看的有些害羞,低头地白了我一眼,却又把身体向我更靠近了一点。美人在怀,但一曲舞罢,我酒劲又上头了,拉着她回了卡座。我一边和她闲聊,一边看着妻子和黄雷舞了一曲又一曲,还没等到他俩回来,我就迷迷糊糊醉倒在卡座。真后悔,不该喝那最后一杯威士忌。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程玥正歪在我身上熟睡,脸颊绯红,看样子也是醉倒了。我又向舞池看去,黄雷和苏馨不见了踪影。我推了推程玥,问她有没有看到二人,她艰难地坐起身,摇头说不知道。我心里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,脑海又浮现黄雷揉捏妻子大腿的画面。急忙拉着程玥到处找他们。舞池没有,卫生间没有,纳闷之时,我看到舞池的角落有个安全出口的标识。最初全场灭灯的时候,黄雷就是拉着苏馨躲在那里。我走过去一看,那里有一个隐蔽的门,我朝里望去,仿佛听到一丝若有若无的低吟。我拉着程玥轻轻走了过去,却听到那声音说,“用力,再快点,一会我老公该醒了……”那声音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,听不太清晰。不知是不是先入为主,我总觉得像是苏馨的声音。难道她和黄雷在偷情?程玥应该也听到了女人的声音,瞪大眼睛捂住了嘴,脸色绯红地拽了拽我的手,似乎想拉我回去。这傻女人,根本没有想到那对野鸳鸯可能就是黄雷和苏馨。我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要发出声音,而后轻轻地向前走了几步,勾着头向楼梯下望去。只能看到一个女人的膝盖,她正趴在墙上翘着屁股,身后有个男人正抱着她的细腰奋战。那女的批头散发的看不清脸面,我又把脖子往前伸去。就在这时,那女的扬起了头,露出了千娇百媚的漂亮脸庞。我立刻瞪大了眼睛……想要看看她是谁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